未婚妻因病去世 男子照顾准岳父岳母20年

9月,在南通如东马塘中学的高一新生队伍中,一个名为“张莫凝雨”的女孩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小凝雨租住在学校外的一间房子内,而每天负责照顾她的是一位叫莫永鉴的老人,让大家更感诧异的是,这位老人和小凝雨没有一点血缘关系,但他们却像祖孙一般亲密。这是怎么回事儿?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原来,早在1992年时,莫永鉴的女儿莫小惠与小凝雨的父亲张恒俊有过一段恋情,可惜的是,莫小惠因患白血病去世,在那之后,重情重义的张恒俊,毅然挑起了侍奉莫永鉴夫妻俩的责任,“我会代替小惠照顾你们。”

之后,他与现在的妻子沈亚秋相识结婚。诞下女儿后,体贴的沈亚秋主动提出将老人的“莫”姓加到孩子名字中,这让两个老人激动不已。到现在,这个特别的家庭已经相携走过了近20年。

1992年,24岁的如东小伙张恒俊正在当地一家化肥厂工作,不久与厂里的话务员莫小惠相恋。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,这对幸福的年轻人很快订了婚。然而,未来的美好生活才刚刚展露出一角,莫小惠就被当地医院检查出患有白血病。1994年中秋,这个姑娘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3岁。挚爱女友的去世,让张恒俊曾一度消沉,但当时比他更为揪心的,是丧失独女的莫永鉴与马桂兰老夫妻俩。“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,会代替小惠一直照顾你们的。”张恒俊郑重对他们许下了承诺。从那以后,张恒俊就把莫永鉴夫妻当成了自己的父母,除了平日里上门嘘寒问暖,逢年过节陪伴左右,他还经常将老两口接来小住一段。

1996年,张恒俊通过考试,成了如东一名巡警。但马桂兰渐渐对张恒俊“拖”了三年没动静的终身大事有所留意,便开始帮他“物色”对象。1997年,在马桂兰的间接“撮合”下,张恒俊与在如东文化站工作的沈亚秋相识。“其实很久以前就知道他的事情了,但之前没想过太多。”性格直爽的沈亚秋笑着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当时她刚毕业,比张恒俊小了足足5岁。一开始,她对此还有一些抵触,但和对方见面后,却被他的重情重义打动。

交往一个月后,张恒俊带她去见了“准公婆”。看着俏丽懂事的沈亚秋,莫永鉴老夫妻俩笑得合不拢嘴。1999年2月,沈亚秋诞下了女儿,在取名时她提出,想将莫永鉴的姓放到女儿名字中。“当时公公婆婆激动的表情,我现在都还记得。”沈亚秋说,她也没多想,就是打算给老人家留个念想。在跟丈夫商量后,最后女儿有了一个十分特殊的四字名“张莫凝雨”。

2006年,阴霾渐渐笼罩了莫家。在女儿去世12年后,马桂兰被检查出了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。得知此事后,张恒俊夫妇带着马桂兰辗转各地就诊,沈亚秋更是常常请假陪伴“婆婆”左右。那时,老两口的积蓄总共10万元左右,在医药费上耗着,也逐渐见底了。小夫妻俩发现了这事儿,总是悄悄地拿钱帮老人垫付,“在我们心里,他们就和亲生父母没什么两样,孝顺是应该的。”

“那段时间真的特别感谢妻子,她真的是个特别好的女人。”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,张恒俊始终不愿多谈自己,而是对沈亚秋赞不绝口。从2006年到2009年,马桂兰成了医院里的“常客”,大半时间都在医院里度过。而这段时间里,张恒俊每天早上7点就出发前往河口上班,回到家时往往已经是披星戴月。

体贴的沈亚秋,这时便成了服侍老人的“主力军”。“那时她特别辛苦,每天上班回来要带孩子,还要赶着给老人做饭、送饭,有时还要送老人去医院化疗,几乎什么事情都是她一手包办。”张恒俊说,这种“连轴转”的生活,沈亚秋坚持了一年多。不幸的是,马桂兰还是离开了人世。

“我就是您儿子,会一直孝顺您的。”处理完丧事后,张恒俊便将莫永鉴接到自己家中,悉心照顾他的日常生活。看着形单影只的老人,张恒俊也曾和沈亚秋悄悄商议,要不要给莫永鉴找个老伴儿。但老人连续相了两三个,最后还是不了了之。“他感觉有我们就够了,一直怕自己续弦后,万一娶了个家庭情况复杂的老伴回来,会给我们添麻烦。”谈及此,张恒俊不由感慨万千。

“其实他亲生的妈妈有点吃醋,以前会开玩笑说,自己儿子被‘抢走了’。”沈亚秋说,张恒俊的亲生父亲在他7岁时就不幸离世,母亲张玉拉扯张恒俊兄妹三人长大,十分辛苦。之后,张玉与工程师郁兆祥组成了新的家庭。在多了对“亲家”后,张玉常常打趣张恒俊,但从未对儿子的做法有过异议,甚至还常常劝儿子“一定要好好待他们”。

去年秋天,张恒俊的继父去世,今天3月,张玉也因中风离开了人间。“我们这个家里,以前一直有三对老人,但也从没感觉到吃力。”沈亚秋说,辛苦是双倍的,幸福也是双倍的。

今年9月,小凝雨考上了马塘中学,她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。由于小夫妻俩工作较忙,莫永鉴主动承担起了照顾“孙女”的责任,每天三餐不落地给她煮饭;晚上,张恒俊和沈亚秋则“接力”前来陪伴女儿。现在,莫永鉴常常向外人“夸耀”地提及自己的一家子人,看着老人由衷的笑容,夫妻俩也感到了深深的欣慰。